赫连缺

我听闻那位君王已经长眠,如同太阳融于大海。

连词成段

狡猾,感慨,混为一谈,唯恐,遗憾,尴尬,停滞,威慑,萤火虫,宽宏大量,承蒙,绰号,离谱,叛逆,洗耳恭听。


他看着玻璃上映出的虚影,那个鬓发斑白的男人,不禁有些感慨。

年少叛逆,与父亲时有争吵,最后更是离谱到离家出走。孤身一人在都市中闯荡,也幸好承蒙朋友不弃,最后闯出了些名堂。

也许是他后来行事磨砺得愈发谨慎善谋,又喜欢剑走偏锋,某次宴会碰巧听到对手将狐狸用作他的绰号,似乎是痛恨他的狡猾。那人发现他经过,脸色大变,迫于他的威慑,尴尬地低着头不敢看他,唯恐他发作。他知道这与在实业上令他受到损失不能混为一谈,也算宽宏大量,只一笑而过。

透过玻璃往外看,外面夜色昏沉,星子寥寥,闪烁的样子倒与家乡乡野的萤火虫相似。

他还清楚地记得年轻时桀骜不驯的样子,回过神来却发现头发都已经开始变白。最遗憾的是父亲早已去世,他如今念起父亲的好,却已无从回报了。若是能够重回过去,父亲的话,他必定洗耳恭听。

他这几年很少再回故乡,因为一切都已物是人非。这一生过得太快,有时他真的希望时间能够停滞下来。


连词成段

花团锦簇,美不胜收,整装待发,须臾,嘈杂,鸦雀无声。


卯时,族人在正厅聚集,人很多,却丝毫不显嘈杂,只间或有耳语声。

须臾,一位青年从里屋走出来。他面无表情往四合扫了一眼,厅中顿时鸦雀无声。见众人已整装待发,他抬手一挥,率领族人向外走去。

外面是庭院,正值阳春,道旁花团锦簇,美不胜收。一行人却无心赏玩,径自沿着道路远去。

山河沦丧,铜驼荆棘,自当洒热血为国尽忠。

只是这一去,不知可否还家?


连词成段

蹦,啄,蹬,吮,篝火,狩猎,喧嚣,窸窣,喑哑,静谧,贪婪。

夜晚应是极静谧的,然而树林里却并非如此。风吹动得树叶沙沙作响,虫鸣阵阵,似乎还有什么小型动物啄食的声音。

在这算不上喧嚣,却也着实称不上安静的环境中,窸窣的轻微声响并未吸引疲惫旅人的注意。他赶了一天的路,又累又饿,却连水都不敢多喝一口,此刻嗓音也早已喑哑,无暇顾及周遭,兀自从不旺的篝火上取下烤好的肉,不顾烫口的余温,满足地吮了一口欲滴的油。

待烤肉稍凉,他就开始大快朵颐,全然不曾注意在火光照不亮的树丛中,一道贪婪的目光正紧盯着他——这饥饿的野兽耐心地等待着有利的狩猎时机。忽然,它有力的足一蹬,霎时蹦出原地,扑向了困意上涌的旅人。